fulao2破解版国内安卓下载点

梁守一!

这个名字被方华说出来,麦小吉一时有些摸不到北。

方华叹口气,拉过椅子在麦小吉面前坐下,认真道:“弟,其实我一直都不太喜欢梁守一,那人太傲气,只对知性优雅的女人高看一眼,从没瞧得上我。”

“嘿嘿。”麦小吉被逗笑了,劝说道:“其实你们工作交集并不多,他也不太擅言辞。但现在肯定不同了,私底下聊起来,他对你的业务能力非常认可呢。”

“那还差不多。梁守一这人,头脑敏锐,而且沉着冷静,要不是比我强,也不会一直是我的顶头上司。再说了,他是个男的,又刚被大业给赶出来,正是发愤图强一雪前耻的时候,要把他聘来,一定能给你做大!”方华笃定道。

“可是,粱董说,要在家照顾老父亲。”

“他照顾人?有钱人都孝顺,家里保姆好几个!其实这爷俩一样,都是不甘平庸的人,老爷子一辈子风风光光,看到儿子半路灰溜溜回家,心里也堵得慌。”

方华的话,让麦小吉灵光一闪。对啊,要说梁守一担任投资公司的董事长,卢有才是不会反对的,凤奇也会答应,毕竟曾经的团队人员,拉回来更好。

听方华推荐后,麦小吉也有些心动,就怕他心灰意冷,意志消沉,说破大天也只愿躲在角落里独自舔着伤口疗伤。

而若是将他拉出来晒晒伤口,就怕他会推辞,甚至会躲起来。

但听方华絮叨这半天,麦小吉有了主意,不直接找梁守一,而是从他的父亲找突破口。父子连心,梁老肯定是希望儿子重新振作起精神,再创辉煌!

方华离开后,麦小吉先在铁三角里发了个消息,既然大吉投资公司就设在求知大厦,他也想重用自己人,想请梁守一重新出山,担任公司的董事长。

可爱系女郎丽莎娇媚可人

凤奇当即表示,非常好,那太合适不过了。梁守一被赶出大业银行,连配的车没送他最后一程,自个巴巴含着泪走回家的,内心创伤老大了。

正所谓,知耻而后勇,梁守一肯定会全力以赴。还有,也让老毕看看,这就是被你害的人,重新站起来了。

本来卢有才忙着,只是发了个嗯,但看凤奇长篇大论,没完没了,恶心够呛,忍不住跳出来说道:“自从认识梁守一,没见他哭过,说得跟真的似的,造谣小人。”

“嘿嘿,老卢,我发现个诀窍。你平时装得人五人六的,其实也喜欢聊天,尤其喜欢跟我斗嘴,是不是?”凤奇自恋道。

卢有才当然不会接这个话茬,还蹬鼻子上脸了,不过却提醒麦小吉,“老梁这个人,我很了解,极其自尊的人。这段时间,他心情不好,大家都没去劝,好像同情他,权当做是什么都没发生。”

“可事情已经发生了。大哥,你是怕我请不动粱董?”麦小吉问道。

“是啊,试试看吧。如果他能松口最好,回头我再劝劝他。”卢有才说道。

“死要面子活受罪,要我说啊,这人就得学着没脸没皮。山不转水转啊,嘿嘿,假如哪天我要被毕家硕干倒了,恳请两位大佬的同情,花不完的票子施舍到我脸上就行,黄岩风景区的养老别墅也同情我一套。”

凤奇被自己的话逗笑了,但说着说着,就发现,铁三角群里,只有他一个人在发言,其余两个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喂了好几声,没有反应,凤奇讪讪收尾,不过厚脸皮如他,是不会受到打击的。卢有才大忙人,没兴趣磨嘴皮子,而麦小吉正在组织语言,想着该如何跟梁铎沟通,让他侧面劝说儿子从阴影里走出来。

“梁老好,我是小吉,麦小吉!”接通了电话后,麦小吉提高嗓门自我介绍。

“呵呵,小吉啊,我知道是你,留着号呢。我还真有点想你这孩子呢,就怕你忙,不好打扰。”梁铎说道。

“梁老,惭愧啊,我也想您。就是自己太笨,公司老出错,腾不出空去见您,勉强见一面,也是给您添堵。”

“哈哈,哪里话。呀,后生可畏啊,小吉,了不起!”

“不,梁老,我想您有些风声也听到了,现在我遇到难关,想请您重新出山来帮忙坐镇。”麦小吉说道。

“哈哈,你这孩子,逗我呢。不行,我老了,一把岁数,还能做什么。”

“梁老,您这个年龄的,都是宝。就像是一些科学家,聚集在一起,照样做大事!”麦小吉嘘呼道。

梁铎略微沉吟,笑道:“说到这,我倒是想起一件事来。我有位朋友,最近常常联系不上,说是给求知打工呢。”

“哈哈,折煞我了,可不是打工!”

“我明白,也没细细打听,知道肯定是好事,是大事。不过,我可是听说了,他常吃一种药丸,现在身体好得不得了呢,真是刺激人。”

“梁老,这有什么难的。下次,让粱董给您带些就是了,按时服用,管保年轻五十岁。”

梁铎开怀大笑,直言自己要变成大小伙子,那就成妖精了。头发白了没什么,牙齿掉光也不怕,就是担心精神还有身体出现问题,成为孩子的累赘。

这就是梁守一信誓旦旦回去照顾的老父亲,老爷子聊了十五分钟了,还是意犹未尽,可见平时还是很闷,这爷俩多半就是对面喝茶,一言不发。

聊得差不多了,麦小吉又说道:“梁老,往小处说,我得保住自己的窝窝头。往大处说,咱不能让国外资金还有假洋鬼子欺负到咱头上。我是认真的,希望像您这样的老一辈商界领袖,帮衬一把。”

“有心无力啊。小吉,如果你有什么难题,尽管打电话,我有的是时间。”

“那怎么好总打扰呢。梁老,您要是来不了,能不能给指派个人过来?”麦小吉试探问道。

身体康复后的梁铎,终于明白麦小吉拐弯抹角想要说什么了,是想聘请梁守一。儿子已经成年,自然不能插手太多。

“小吉,你的心思我明白了,只是守一他,很有主心骨的,我对他并不担心。至于以后做什么,我尊重他的选择。”梁铎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