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62_a2045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这又是几个意思?”我傻眼地看着横在我们之间的枕头,她摆个这玩意儿在中间又是什么意思。

“今天失血过多,好好休息吧!”王伟回头看我一眼,继续稳固着她的“君子线”。

“我血多!”我无语地看她一眼,抽开枕头把她揪过来,睡都睡一块儿了,夹个枕头算什么。

“罗阳,我是认真的,没跟闹!”王伟说着还想去拿枕头,她今晚不想要。

我没能让她如愿,直接把那个枕头放在我头下,一次枕着两个,“正好一个枕头有点低,再说了我又没打算怎样,搂着睡个觉都不行吗?”

果然,这么一说王伟就消停了,靠在我怀里不再动弹,我把手搭在她腰间,嘴角凑到她耳边,压低声音说,“放心,我不会逼做不想做的事,而且这一回,我更不打算放过!”

转来转去,我们再一次相遇,不管是不是她刻意安排,缘分总是有的,不然就算她留个背影给我,我没看到也是玩儿完。

这一次,王伟身上的变化不小,她的脾气好像收敛了很多,不偷偷动我的手机,最让我意外的就是跟踪,她竟然学会了把一切藏在心里。

以前,她总惦记着拆散我和汤贝贝,想让我跟她厮守到老,一些做法确实挺过分,但她已经有了应有的惩罚,只要她肯收敛,我不想再去追究。

王伟一言不发,也不表现出是喜是忧,她就那么静静地靠着我,一动不动。

不知过了多久,她才回头看我一眼,嘴唇微动,“昨晚和今晚,我都感觉很踏实,非常踏实!”

气质美女长发披肩迷人甜笑开衫长裙写真图片

她就说了这么多,我能听明白她的意思,昨晚和今晚我都在她身旁,她是因为这个才觉得踏实吧。

王伟什么时候睡熟的我不清楚,反正听到她呼吸平稳我就特别释怀,搂紧她贴着闭眼。

再次醒来,王伟人影早已不见,我下意识地想出去找她,但想想这里是她的家,她跑了和尚跑不了庙,索性就躺在那里不动弹。

“我最近试着做饭,要不要尝一尝?”王伟系着围裙进来,见我醒着就问道。

听到她做饭,我就想发现新大陆一般,一脚蹬开被子,“尝,必须尝!”

我本想照照镜子,看看额头到底怎么回事,结果王伟揪着我,死活不让我去看。

我被她拉的不自信了,问她伤口是不是很恐怖,王伟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告诉我不是因为那个,我说既然不是,那拦着我干嘛。

王伟脸颊攀上一丝红晕,羞答答地告诉我,她包扎的很难看。

我挣脱她的手去照镜子,哪里是包扎的难看,她包扎的倒还好,勉强能看下去,就是我的左脸和右脸,莫名多出两个猪头,想必是我昏睡的时候,她悄悄给我画上去的。

*5'首Ef发z

我从卫生间杀出来,王伟早就躲没影了,她大概是做贼心虚吧,竟然猫到被窝不敢下床。

我也不急着品尝她做的饭菜,跟着钻进被窝,问小猪是不是她画的。

“什么小猪,是问那个面具吗,那是冉果特意给准备的!”王伟显然是不打算认账,头藏被窝都不肯伸出来。

“我说的是脸上这一对儿,是画的吧?”我伸手想挠她腋下,但不知是不是养成了习惯,竟然直接抓到她咪咪。

王伟本能地一躲,却正好跟我面对面,我们都愣住了,我正准备酝酿气氛凑嘴角,她却倏地掀开被窝,嚷嚷一声“憋得好难受”就跑出卧室,她还是没给我机会。

“那咱就尝尝王大厨的手艺!”我唏嘘地跟着她出来,她只炒了一道菜。

“刚学的,出去买太麻烦!”王伟把碗推给我,托着香腮等我品尝。

我夹口菜慢慢嚼着,她一直盯着我的表情看,手不住地挠着桌办,“怎么样啊?”

“还不错,有待改进!”看来她做的挺认真,先不说味道怎样,最起码她能把菜炒熟,并不是半生不熟的那种,那样吃了可要坏肚子。

“当然,跟是比不了,我才刚做不久!”

“挺好吃的!”我夹了满满一碗,别的不说,光是这份儿心意就已经足够。

“真的?”王伟疑惑地尝一口,很快就把筷子放下,“那个,我好像没有放盐哎!”

我再仔细尝尝,确实是挺淡的,刚只顾着安慰她,并没有细细品尝。

“走,我教怎么做,好好看着。”

我把王伟拉到厨房,她毕竟没有什么经验,像汤贝贝初学的时候有我在一旁教,学起来自然比较快,她这完全就是自己琢磨,效果确实差了些。

王伟挺当回事的,站在我身旁挺认真,并没有玩闹的心思。

我就把她刚刚做那个重做一遍,她调料备的很齐全,看样子像是打算好好钻研了,什么时候加什么料,我都给她讲的清楚明白,她都依次记下来。

等快炒完的时候,她的目光就挪到我的脸上,用手不停地戳着上面的小猪,嘻嘻地笑着,完全像个精灵一般。

我把额头的纱布摘下去,上面只有一小道印,伤口已经凝结,王伟拿一个创可贴给我,贴上去完全看不到伤痕。

简单洗漱,挺不想擦掉那两只小猪的,毕竟她画的还蛮可爱的,但想想怎么不能留一辈子,索性就擦得干干净净。

“走吧,我送去坐车吧,这边我比较熟!”王伟并没有留我,她知道我还有工作。

其实,我听她要送我的时候还蛮失落的,但很快就坦然了,总得慢慢来,进展太快她恐怕又会多想,又当我玩玩就想走人。

时间是一切的事实的最好见证,我相信她慢慢会想明白的,到那个时候也不晚。

她还专门给我准备一顶帽子,应该是女人用的款式,是她戴过的,但男人戴着也没啥特殊的感觉,帽子的是黑色的,越看越觉得像男女通用的类型。

好不容易拿她一样东西,我当然乐呵呵地戴走,一路上虽有诧异目光,但我却笑的很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