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3_a2045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邱雪莹来自神秘的红蝎,她的枪法根本不用怀疑,那飞去的匕首本可以一枪打掉,可她却选择用甩棍,最关键,出甩棍前还把枪收起来。

如此托大,不是有实力就是脑子秀逗,可看她现在的架势,前者的可能性比较大一些。

击飞匕首,邱雪莹拎着甩棍缓缓逼近,这个时候,三个罗刹已经拼红了眼,我刚刚看她的时候,不留神被划中一刀,后背很快就传来湿漉漉的感觉,汗水和血混在一起,刺激着疼痛的神经。

邱雪莹挥着甩棍逼开三个血罗刹,和我并肩站在一处,我还是小看了她的实力,她看似是绣花枕头,可实则却不然。有她的加入,情势瞬间逆转,三个罗刹被逼的连连后退,最后不敌退去。

邱雪莹想追,我赶忙喊住她:“没用的,既然他们能带着匕首进来,就一定有全身而退的法子,是抓不到他们的。”

闻言,邱雪莹顿住身形,她一个人去追,根本讨不到半点好处。

“没事吧?”邱雪莹知道我被划中一刀,追不上就折回来看我的伤势。

4最aD新章N:节n上)

我感受背后的动作,下意识地松口气,从今天这一幕来看,邱雪莹应该是真的误打误撞撞进这个局里的,她和那些想对付我的人没有关系。

如果不是她出手,这三个血罗刹有很大的把握得逞,邱雪莹若和江家有关系,那她完全可以视若无睹,就当没看见这回事。

“还好躲了一下,伤口并不深,先回牢房,我找药箱帮包扎一下。”邱雪莹说着快步离开望风场地。

穿蓝色格子裙妙龄少女纤柔身体明媚好时光写真

我忽然间觉得,这个女人并没有我之前想的那么糟,相反,还有点令人琢磨不透,在打击恶势力方面,她很公正果决,但在对待人的方面又很客观,并不会因为我是她讨厌的恶势力头子,就丢我于危险中弃之不顾。

牢房里,邱雪莹拿来药箱和新的劳改服,利索地帮我止血包扎,等我换好劳改服,她依旧没有离开的迹象。

“身上的伤疤真多,可就是个恶棍头子,如果把这身伤疤投身华夏事业上,会获得许多荣耀,可惜,用武用错了地方。”

我不想听她磨叽那些没用的,当即催促道:“怎么还不走,不会是想留在这里过夜吧,不好意思床太小,恐怕接纳不了。”

邱雪莹不理会这流氓话,她坐到床边凝视我,“我想起来,之前问我是谁派来的,应该和今天的事有关吧?”

“很显然,不是。”

“有人想要的命?”

不看那询问的眼神,我盘坐到床上,伤口包扎起来,明显舒服了很多。

邱雪莹跟着搭坐到床边,她活动头顶的帽子,“就算不讲,我也看得出来,刚刚去问监狱长,他竟然对此事矢口否认,可见,对方的来头很大,不过放心,是我带进来的,我有责任保护的周全。”

我神色默然,对此心里已有答案,“邱组长,谢谢的好意,我心领了,大可不必蹚这趟浑水,免得最后被陷害丢了乌纱帽。”

邱雪莹冷哼一声,异常严肃地道:“我有今天的成就,都是用血和泪换来的,如果我没做错的话,除非是我自愿,否则的话,谁也摘不掉我的帽子。”

丢下一句话,邱雪莹缓缓离开牢房,开关门时她都很放心,根本不担心我会逃狱。

因为背后受伤,我趴着睡了半个月,推算时间,也接近九月底了。再过几天,我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就会待满整整一月。

我很担心集团,担心小姨,担心和我有关的所有人。

这一天,我正闭目打坐,冷月慌慌张张跑来,后面还跟着邱雪莹。

“罗阳,贝贝姐要生了。”

听到冷月的话,我瞬间跳下床,“什么,预产期不是十月底吗?”

“医生说,贝贝姐是因为情绪和精神不太稳定,所以才导致早产,是淑贞让我来找的。”

冷月将事情娓娓道来,原来,眼看着将近一月,小姨和汤衡都没有捞人的法子,可能是愧疚,亦或者夹杂着其它情绪,汤贝贝整天闷闷不乐,直到今天,她一直喊肚子痛,汤衡就找医生来查,医生看过之后,确定是预产期提前来临,赶忙让大家把其送到医院。

而冷月刚从汤宅出来就往监狱赶,却在门口被拦住,冷月急不可耐,忍不住出手闯进来,若不是邱雪莹后来到场,指不定得弄出更大的误会。

“这个傻娘们!”我从来没想过会这样,不禁有些担心她们母女的状况。

听完冷月陈述,我第一次向邱雪莹示弱:“邱长官,我想求去说说情,放我出去,就一天,我老婆她,她现在很需要我。”

邱雪莹当即打开牢门,“用不着求我,去吧。但记住,看完老婆孩子就回来,只有一天的时间,明天这个时候,我希望在这个地方看到。”

“谢谢!”

我感激地看着邱雪莹,跟着冷月离开监狱,直奔医院而去,终于重获自由,虽然只有短短一天的时间,可这份自由,对我来说却弥足珍贵,因为我的女儿就要出生了。

当我和冷月赶到时,手术室外占满了人,有小姨,汤衡,吴玉凤,赛琳娜等等。

我快速跑到小姨身边,气喘吁吁地询问:“小姨,现在是什么情况?”

“不知道。”

小姨正摇头,手术室门打开,“谁是汤女士丈夫,请来一下。”

“我是。”我快步走过去,“医生,我老婆她……”

“太太的情绪不太稳,一直呼喊,现在跟我进去,看看能不能稳住她的情绪。”

“好。”

消了毒,做好一切防护措施,我来到床边,汤贝贝额头布满汗水,那一刻,所有的不理解都烟消云散,我抓住她的手,“贝贝。”

“罗阳,我~啊!”

汤贝贝没想到我真的来了,她还以为我在牢房待着,只要一想到我入狱的缘由,她就不能释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