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_a2050

女人没再说话,可直觉告诉她,自己的丈夫在说谎。

那个女人,明明跟他藏在钱包夹层里照片上的女人,一模一样。而那个女人,看到他的时候,分明震惊到失去了所有反应。

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这个女人,会不会跟她的丈夫曾经相爱过?

两人没再说话,Geller的眼神不着痕迹地盯着走远的那对母子,看到一个挺拔高大的男人推着行李车与他们汇合,而后一家三口很和谐地朝机场外走去。

孩子大约五岁,也就是说,她跟那个男人在一起最少五年……

男人眸底,毫不掩饰的冷讽迅速凝聚,原来青梅竹马的感情也如此不堪一击,能在男友死后不久便立刻投入另一个男人的怀抱——又或者,其实他们早就偷偷在一起了,男友的死不过是给他们顺理成章地让了路?

他自以为掩饰的很好,可眼眸盯着远处的一幕,依然被身旁的女人察觉到。

手臂亲密挽在一起的两人,心思却早已各自远离。

*

李权驱车来接机。

上了车,方若宁还有恍恍惚惚。

霍凌霄安顿好儿子后,回头看着她,道:“我们先回家一趟,洗个澡换身衣服,再去医院。”

少女眼中大学的离别

老爷子虽然是在疗养区那边发病的,但发病后当地医院的医疗水平有限,在经过紧急处理后便立刻安排救护车送回海城,这边大医院多,医疗资源也更丰富。

方若宁点点头,对他一笑,“好。”

霍凌霄看着她,这才察觉她有点魂不守舍,不禁握着她的手捏紧,低声问:“怎么了?”

女人看他一眼,碍着儿子在场,有些话不方便讲,只好又笑了笑,“没什么,有点累,而且……也担心等会儿去医院的话,你的家人看到我……”

“放心吧,有我在,不会有事的。”

一家人连倒时差都没来得及,回家简单收拾了下,又直奔医院。

路上,霍凌霄已经跟霍凌渊通过电话,等他们到住院部楼下,霍凌渊已经等着了。

为了避免被媒体记者打扰,消息还封锁着,住院部周围也有保镖执勤,一行人走进住院部,气氛顿时变得不一样起来,方若宁牵着儿子的手,无声对他笑了笑。

电梯里,霍凌霄询问老爷子的情况,霍凌渊皱眉摇了摇头:“不乐观,当时送到医院就做了紧急手术,清除脑部血肿,但因为出血部位在丘脑,对脑组织的损害是不可逆的,所以即便是能脱离危险期,怕也会瘫痪在床。”

瘫痪……

霍凌霄眉心紧紧压着,看了妻子一眼,两人都没再说话。

到了ICU病房外,不知是不是因为知道霍凌霄要回来,霍家上下到的人员挺齐,霍政钊跟霍夫人也都在。

“爸,妈,大哥他们回来了。”霍凌渊低声开口。

霍政钊看了大儿子一眼,脸色淡漠,“回来了就进去看看你爷爷。”

“嗯。”

转身看向妻子,霍凌霄握了握她的手:“你们先等会儿,我进去看看老爷子。”

方若宁对他笑了笑,回握着他的大手:“放心吧,我们没事。”

霍凌霄在护士的带领下,去换了无菌服,而后才进ICU。

外面,方若宁见霍家人没有跟她说话的意思,她也不想自讨没趣,便带着轩轩在一边坐下。

好一会儿,霍夫人的声音不冷不热地传来:“既然回来了,孩子见到我们也不知道过来叫一声,到底是霍家的骨血,不姓霍也就算了,难不成连一家人也不肯相认?”

霍凌渊一听这话,担心地看向方若宁母子,又从中圆场:“妈,他们刚下飞机,时差都没倒,太累了,你就别为难他们了。”

“为难?”霍夫人瞥了儿子一眼,“我这就是为难了?”

方若宁拉着儿子起身,摸了摸他的脸交代:“轩轩,去跟爷爷奶奶打声招呼吧。”

方昀轩看着妈妈,黝黑闪亮的眼眸似藏着小小的倔强。

“去吧,你幼儿园的儿歌是怎么唱的?爸爸的爸爸叫爷爷,爸爸的妈妈叫奶奶,他们是你爸爸的爸爸妈妈,就是你的爷爷奶奶,这是事实。”方若宁不想逼迫儿子,可对方作为长辈既然开口了,她也不能表现的太无理,便只能跟儿子讲情理。

好在,方昀轩是个智商情商都很高的孩子,虽然心底里他知道那所谓的爷爷奶奶并不喜欢他的妈妈,可既然妈妈交代了,就算为了哄妈妈开心,他也会照做。

转过身去,他朝着那边一大家子人走去,在霍政钊跟霍夫人面前停住,看着她们,腰杆挺直不卑不亢地喊了声:“爷爷好,奶奶好。”

旁边的霍家人看着孩子周正英俊的模样,还有从骨子里流露出的自信和气场,一个个嘴上没说话,但心底里,都不由自主地感慨这孩子将来肯定有出息。

而被叫了爷爷奶奶的霍政钊夫妇,不管之前心里对孩子的妈有多少看法,起码这一刻,两人的心都情不自禁地拨动了。

霍夫人坐下来,看着孙儿微微激动,犹豫了下才伸出手去,拉着孩子的手臂让他往前又走了步,继而叹息:“哎……你这孩子,从小没在霍家长大,跟我们都不亲,性子倒很像你爸,小小年纪就沉稳从容。”

方昀轩本来不想说话,可顿了顿还是开口,出人意料地吐了句:“是我妈妈教育的好。”

“……”这话一出,霍夫人顿时面色尴尬,其余霍家人也都吃了一惊。

原处坐着的方若宁,听到儿子这句,吃惊之余心里也倍感慰藉。

儿子心思敏感,什么都懂,居然也知道在长辈面前替她说话。

霍夫人心里不满方若宁,顿了顿纠正道:“傻孩子,除了教育外,还有遗传因素,你太小,还不懂。”

言外之意,是他们霍家的基因好。

原以为这话小孩子接不上了,可不想方昀轩又怼:“遗传占三分,教育占七分,这是书上说的。”

走廊里一时鸦雀无声,霍夫人的脸色已经不是难堪可以形容。

如果一家人气氛融洽,相亲相爱,那么方昀轩这话说出来,霍夫人还能一笑置之,夸孙儿聪明,是个天才。

可问题就在于,他们的祖孙关系本就很尴尬,所以孩子这般硬怼,就让霍夫人显得非常没面子。

好在,旁边的人及时化解:“轩轩好厉害,这么小就懂得这么深奥的知识,以后肯定会很有出息的。”

霍政钊端着架子,还不知该怎么跟孙儿对话,见老伴被怼的哑口无言,他索性放弃了心里的种种想法,只是道:“以后多回来家里,跟子谦一起玩。”

“妈妈去,我就去。”

“……”以为避开了雷区的霍政钊还是碰了一鼻子灰,当即周遭气氛越发尴尬了。

霍凌渊适时上前,扶着侄子的肩膀示意他回到妈妈身边去,又看向父母:“爸,妈,既然大哥回来了,这里有我跟大哥守着,你们不如回去吧?这几天,你们也辛苦了,爸的身体本来就不好,要多注意。”

“嗯,也行,有什么情况及时给我们打电话。”颜面无存的霍政钊哪里还好意思留下,立刻顺着儿子的话下了台。

方若宁起身,牵着儿子,朝面前路过的一行人微微点头示意,等他们都走后,她才带着儿子又坐下,无奈又欣慰地说:“轩轩,你刚才那样说话,有些不礼貌。”

“我知道,可是爸爸跟我说了,如果是别人先不礼貌的,我也不用客气。”小家伙掷地有声地道。

方若宁听得一惊,“你爸教你的?”

“嗯!”

霍凌渊笑了笑,“这的确符合我大哥的性格。”

方若宁瞥他一眼,“其实我也赞成这种处世哲学,只不过,对待长辈时……”

她的认知里,太过善良等于软弱可欺,她一直都教导儿子要保留适当的“锋芒”,只是,对待长辈时如果也这样,难免会让人觉得无理。

“我爸妈都对你这幅态度了,你还想着要尊敬他们,也是很不容易了。”霍凌渊忽而感慨了句。

方若宁笑了笑,实话实说:“你别把我想的那么伟大包容,我只是不想让你大哥难做人。”

这种心理,怎么形容呢?

好比婆媳关系不和,如果丈夫一味地向着自己的父母,那么做妻子的肯定很委屈,很生气,在心里就把丈夫跟婆婆一起划到了敌对面,自己孤军奋战,还会拼命拉拢孩子,把孩子当做武器去刺伤“敌营”。

可如果丈夫一直向着自己,为了她不惜跟自己家里决裂,处处袒护她,维护她,那但凡是有良知的媳妇,这时候多少都会替婆家那边说说话吧?

说白了,一个内心充盈不缺爱的妻子,是不会再去为难婆婆的,那样显得自己太过阴狠绝情。本着爱屋及乌的道理,她也不希望自己的丈夫跟家人闹僵,所以反而会去撮合。

再退一步,哪怕是为了给孩子做榜样,她也不会教导自己的丈夫去跟家里对抗。

霍凌渊虽只听她说了一句,却也悟出其中深意,当下越发感慨:“我大哥遇到你真是幸运,是我爸妈不对,他们从来没有好好了解你。”

聪明、睿智、低调,又有能力,还懂为人处世的人生哲学,他几乎从这个大嫂身上找不到任何缺点了,在他心目中,的确只有大哥才能配得上她,连他自己,都不够资格。

ICU里,霍凌霄坐了十多分钟,期间,特护进来帮老爷子翻身,他在旁协助着。

想着曾经那个举鞭挥舞,穹劲有力,把他们兄弟几个揍得上蹿下跳的老爷子如今居然成了瘫痪在床连生活都不能自理的重症患者,霍凌霄是真真切切地感受到时光的流逝,感受到父母长辈正渐渐老去。

直到有一天,他们永远离开我们,离开这个世界。

护士检查完所有仪器设备,确定没有问题后,又离开了。

霍凌霄在床边又坐了好几分钟,握着老爷子瘦骨嶙峋的手,看着他紧闭的双眼,如果不是床边的仪器还在滴答滴答响着,老爷子这副模样,真跟已经离世差不多。

时间到了后,护士进来提醒,他只能起身,拖着沉重的脚步离开了ICU。

“老人家情况怎么样?”见他出来了,方若宁立刻迎上去问道。

霍凌霄摇了摇头,“还没脱离危险期,医生也说不准什么时候醒来。”

“大哥,医院这边有医生护士守着,ICU里面也不需要家属长期陪伴,你们还是回去先休息下吧。”霍凌渊见兄长眉宇间拢着疲惫,建议道。

“我还好,你回公司吧,医院这边有我。”

“公司暂时没什么要紧事,我不急着回去,你带着嫂子跟轩轩回家休息吧。”

“凌霄,老爷子这情况,也不是一天两天能缓过来的,你还是先跟我们回家休息下,说不定等你醒来,老爷子也醒了呢,那时候才是需要人陪伴照顾的时候。”见兄弟俩推来推去都不肯离开,方若宁只好劝霍凌霄。

“是啊……等爷爷醒来,就你来照顾,我不可能一直守在这里的。”

霍凌霄想了想,也知道ICU里面不需家属操心,只好答应。

别墅离市区太远,来往路上太费时间了,霍凌霄便带着方若宁母子住在市区的一处高层复式楼里,梅姨带了一名佣人过来照顾他们的饮食起居。

方若宁明明很困,可躺下后又睡不着,于是悄悄拿了手机过来。

冯雪静早就问他们到了没,她简单回了下,因为赶着去医院,就没多聊。

这会儿发了消息过去,那边很快回复过来。

你们从医院回来了?

嗯,老人家在ICU躺着,暂时还不需要人看护,等休息好再过去。

哦,那也是。

心里搁着事儿,不吐不快,方若宁犹豫了下,还是打了一行字。

今天在机场,我遇到一个长得很像林朗的人,真得特别像,我当时看到他,还以为是林朗没死,又回来了。

那边很快回复过来,不过却是语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