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万能影视一样好用的app

   “我明白。”浦杰点点头,柔声说,“对你这样有专业技能的人才,肯定更愿意自由支配自己的工作。可我又真的需要一个你这样的人,帮我解决球队、艺人的心理问题。你觉得,有什么让咱们双方都可以接受的方案吗?”

   “浦总,这事……其实是你在帮我。你这么客气,我反而有点不好意思了。”俞静思轻轻叹了口气,抬手揉着额角,缓缓道,“我在你这里上班也不是不行,但……说实话,你这里应该不可能让我达到满负荷工作状态,如果公司这么多人都有严重心理问题,你最该做的事就不是请一个心理医生,而是赶紧换一批人。”

   “嗯……所以呢?”

   “所以如果让我按照工作量拿薪水,我会觉得太少,如果让我拿固定薪水,我又会觉得问心有愧。”俞静思大概是来之前就想过这个问题,认真地说,“浦总,我认为,我在这里最理想的工作模式,还是兼职。”

   “兼职?”浦杰皱了皱眉,诚实地表现出心里不太高兴的情绪。

   “就是说,我在这里的正职之外,还应该有个我自己的诊所。”俞静思似乎也明白自己的要求有些高,露出了略显羞赧的表情,“我会以这里为主,优先为你这儿的员工做心理筛查,进行心理疏导,还可以定期给你们这里需要的员工安排心理课程,让大家能具备一些基础知识,了解自己的心理状态。可……这些工作我就是安排好,也占不了太多时间。浦总,我……不希望仗着人情关系在你这里白拿薪水,我连进修心理学的学费,都是自己打工赚的,希望你能理解我这小小的坚持。”

   浦杰考虑了一下,开口说:“可是,俞大夫,如果你打算开诊所的话,依你目前的经济状况,恐怕需要欠更大的人情了吧?”

   俞静思点点头,无奈地说:“反正……是注定要欠的了。我那套小房子还在还贷,就算我想破釜沉舟,手里有的,不过是一大堆烂债而已。”

   “那么,如果你要开一间你满意的诊所,再还清这次咨询中心清算给你带来的债务,一共需要多少钱?”浦杰笑了笑,开口说,“俞大夫,你放心告诉我,对我来说,能用钱解决的问题,暂时都不算问题。”

   “如果不是还算了解你,你这句话说完我就会想走。”俞静思抱住膝盖,低头望着自己的拇指,带着不得不退让的决绝神情,轻声说,“总共……需要四十万。诊所需要稳定,选定地方,我至少要一年起租。我们做心理咨询,室内也不太需要多么昂贵的东西。剩下的……就都是沈安华甩给我的黑锅了。也许……我打官司能追回一些。”

   “四十万对我来说,只是一笔小钱。”不知道为什么,说出这句台词的时候,浦杰脑子里恍惚间闪过了一丝嫌恶的情绪,他连忙晃了一下头,尽量传达出自己的诚恳,好让自己显得不那么像是个挥舞着钞票的暴发户,“可我担心,你会因此而承受太大的压力。我差不多能理解你的想法,我不太希望看到一个优秀的心理咨询师被自己的自尊心压垮。”

   “那么,浦总的意思,是坚持要聘用我做职工作吗?”她看上去有些失望,但脸上也跟着浮现出类似于认命的表情。

   纯净美女你是幸福月光

   一文钱难倒英雄汉,更不要说,她只是个在汉央社会还难以被平等看待的职业女性。

   “不,太违背你的意思,对你的工作效率应该也是个不小的影响。我希望你能尽心尽力,而不是朝九晚五应付差事。”浦杰轻轻敲着桌面,下了决定,“我不管你身上背的债务,你可以在赚钱之后自己慢慢还,我也不打算借钱给你,让你背着换了人的债去工作。”

   “就按之前我跟你提过的,我以个人名义,投资你开一家心理咨询中心,这次你的合伙人是我,中心的负责人是你。我是大股东,你技术入股,其余不论,利润,咱们对半分红。”他抽出一张纸,拿起笔在上面写了起来,“这家咨询中心开起来后,我要求你与杰耀公司签订面合作协议,作为这里的特聘心理咨询师,优先解决公司所有人的心理问题,合作的相关费用,等到中心正式拿到资质,你来跟我这里的副总详谈。俞大夫,你觉得这样如何?”

   毫无疑问,这等于是花式方位照顾了俞静思的面子,还仔仔细细地给她铺好了里子,同样是欠人情,少了一份直接债务关系,就少了那种低人一头的感觉。

   “那……浦总打算投资多少?”她的手握到了一起,微微蹙眉,望着他问。

   “具体的数字就先不定死了。”浦杰考虑了一下,说,“反正,你就只管去办理营业开张所需的各种手续,地址的话,我个人比较希望你能选在西边文体产业园一带,因为明年整个公司都会搬到那边,在那边选好合适的地方,我可以把它买下作为投资的一部分。你那边应该只需要一个前台接待,人力成本并不高,核算好后,我来出钱就是。”

   “哦,对了,”他抬起头,柔声说,“我个人准备请你做我的特约心理顾问,我的女朋友们万一有谁需要进行心理咨询,我就直接安排找你。跟你签个十年长约的话,四十万够吗?”

   “十年……”俞静思神情复杂地笑了起来,“你得交多少女朋友,我才能对得起你预付的这么多钱啊。而且,你我分红对半,给你做咨询,不也该打个对折么。”

   她定了定神,挺直腰背,柔声说:“那么,浦总,你的意思我大致明白了。你会投资我继续开心理咨询中心,这之后,我将作为心理顾问负责你私人方面,和杰耀公司这边的心理咨询业务,对吗?”

   “嗯,就是这样,咱们算是合作关系。不存在主从与雇佣。”他微笑着说,“如果你接受这个计划,我就安排我这儿的律师,委托她代我跟你去跑相关手续了。”

   她低下头思考了几分钟,站了起来,深深鞠了一躬,“浦总,希望这次,我没有选错合伙人。”